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9年03月15日
吴正元求是对话|非典型生长季-爱在劳人

吴正元求是对话|非典型生长季-爱在劳人

吴正元
付鑫玉,2013级人力资源管理1班本科生。
毕业去向:匹兹堡大学Information System & Technology Management全奖直博(综排Top30,专排Top5)
研究兴趣:人工智能/人机交互、科技管理

开篇
午后的咖啡馆只有几人逗留,气氛静谧。对面落座的付鑫玉刚刚结束一个会议,她露出干净而大气的笑容,礼貌而不失亲和,略显蓬松的短发轻柔地搭在肩上。面前的焦糖玛奇朵散发着浓郁的香气,付鑫玉娓娓道来她的四年。
大一刚入学时的付鑫玉,还保留着在高中时作为典型好学生的生活习惯,积极参与学生工作、保持优异的成绩、听从老师的安排。然而大二上学期,一场意外为付鑫玉近二十年来按部就班的发展之路画上了句号。那天天色已晚,放学回家的付鑫玉不慎掉入了未盖井盖的深井中,导致肾挫伤。这次意外让她第一次近距离地感受到了死亡。“我当时很害怕,还写了遗书。”幸运的是经过检查和治疗她的身体没有了大碍,但“死亡”的冲击却让躺在病床上的付鑫玉开始了对自己生活的反思。“我发现大一那一年我其实就是在做跟高中差不多的事情,我只是在一味地发挥我的长处,但短板还是短板,我在学习和生活上都没什么新的进步。”
“我不想这样,我不想去过我之前的生活了。”转变和开拓开始成为付鑫玉生活的主旋律。
“我觉得单纯地听别人讲人生经历,是一种无趣的活动。模仿别人的人生,走别人走过的路,会使人慢慢失去一种野生的能力。人类本身就是野生的,要自己去开拓新的道路。人短短一生,其实有精力去做事情的时间也就那么二三十年。我觉得在有限的生命里,要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或者做一点对人类有意义的事情。”

结缘PA
“人机交互(People Analytics)”一词对大多数人而言十分陌生,从“人力资源管理”到“人机交互”,这个转变在旁人看来多半是跨度过大的选择。“但这并非一蹴而就的,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慢慢发展、转变的过程。”她说道,“在知道PA之前,我从来没有下定决心要去从事学术科研工作,这算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吧。”开辟一条有些与众不同的研究道路,这为付鑫玉的野生生长拉开了序幕。
踏入PA这个陌生又熟悉的领域,付鑫玉直言“要特别感谢李育辉老师,是她给了我启蒙。”回想自己与PA的“初次见面”,付鑫玉显得有些兴奋。大三那年,酷爱向学生传授前卫知识的李育辉老师在她的人才测评课上向同学们介绍了PA——用数据挖掘技术预测团队与员工行为的一门新兴学科。“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我们可以用数据精准地预测人的行为,我当时就觉得‘哇,好酷啊!这正是人力资源管理者一直想做的量化工作啊!’”大三下学期开始,付鑫玉加入了王桢老师的研究团队,开始了对PA的深入学习。大四上学期,她作为唯一的本科生,参加了MOR第二届学术前沿会议,在传统的管理学会议上介绍了自己用数据挖掘方法研究管理学问题的一个研究,“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国际性的学术会议,无论是大牛还是初出茅庐的博士生,大家都平等、真诚地交流意见,这种氛围很吸引我,也让我更坚定地想要从事学术研究工作。”大四寒假,她又参与顶级人机交互会议ACM-CSCW并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完成学术文章。谈及PA和人机交互,付鑫玉眼中透出了期待,“它的未来一定是不可估量的,尤其在中国。”
“回顾一下这个转变的过程,其实是一个从窄到宽,再从宽到窄的变化过程。”初入大学的付鑫玉对人力资源管理有着极大的研究兴趣,但接触了数据挖掘之后,她的兴趣点转移到了“人才分析”,“其实数据挖掘本身就是一种technique,员工对于这样一种技术,能够推断自己的离职倾向也更加了解自己的行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兴趣使然,付鑫玉开始学习了解更多的techniques(包含数据分析在内),“我关心techniques是如何影响、重塑个体、团队和组织的,也关注着后三者是如何反过来进一步推动科技的发展。” “从PA到科技管理,这是从窄到宽,从科技管理到人机交互,这是从宽到窄。如今回顾我的研究历程,我会有些惊喜地发现原来我的研究之路的变化是那么有规律,但其实我的每一次选择都只是随心而定。”
从学习人力资源管理专业,再到确定涉足人机交互领域,“这个决定很多人觉得跨度过大”,而付鑫玉却清楚地了解自己的选择,“其实我感兴趣的始终是‘人力资源管理’,学院(劳动人事学院)的课程和老师们的帮助都在为我的将来铺路。我在课堂上学到的与人力资源管理相关的知识是更侧重过去、现在和人管宏观发展的理论知识,在实习中我学的是微观的、操作性强的人力资源管理知识,研究PA时我关心的是用数据帮助人力资源管理从业者做决策,在人机交互这个领域里,我更关心的还是人和机器在未来的工作场所里的密切交互,或者说,在未来人工智能时代,机器如何帮助人类塑造一个更加能够激发个人潜能的、理想的工作场所。”
在付鑫玉眼中,人机交互技术如今已经广泛地应用在了人们的生活和工作中,“比如员工使用excel,就是一种最基本的人机交互,其他更深层次的例子还有人工智能客服和智能语音助手,或者可以进一步想到能进入人身体里面做手术的纳米机器人……”在她看来,这个领域充满未知和神秘,“对于(人机交互、科技管理)这个领域,对于一个研究问题,你根本不知道你直觉中的答案是什么,在你去真正探索之前,你也几乎不知道可能的答案会是什么。这种未知感让我感到兴奋,研究的结果能够真正做出一些贡献和改变,也是非常吸引我的。”
以人管为出发点,涉足PA领域,到人机交互,未来四年,付鑫玉在匹兹堡也将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和研究中。对于职业发展道路的选择,不走寻常路的付鑫玉有着自己的坚持和热情。

实习路
“实习、科研、社会活动和课业学习”这四条主线贯穿了付鑫玉的大学生活。如果说对于PA的研究让她明确了未来的方向,那么实习就是让她不断地在实践中学习,塑造了现在的自己。“任何一段崭新的经历,就比如一份实习,都可能让我重新规划我的人生。”每次实习,都给付鑫玉带来全新的体验,让她任由自己在未知的道路上体验生活,而她也在一次又一次野生的体验中不断规划着人生。
“我是一个要在实践中学习的人,进行实习不是为了刷简历,而是觉得我要真真切切地从中学到东西。我觉得每一个阶段的实习都给我带来了不一样的成长。”
在这四次实习经历中,最让付鑫玉难忘的,是在亚马逊的那13个月。“如果说在其他公司实习是在学如何做事,那在亚马逊就是在学如何做人。我在亚马逊遇到了两个对我影响很大的人,一位是Shirley,一位是Beryl。”对她而言,Shirley是人生role model;而Beryl更像是一位职业发展导师,“她让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HR的商业思维(Business Mindset)。”
付鑫玉坦言自己一直是个“aggressive”的人,而Shirley却非如此,“和Shirley相处,真的是如沐春风。比如在茶水间偶遇了刚升职的同事,也许别人会说‘恭喜啊,改天吃个饭聊聊经验。’但是Shirley一定会选择问她的同事‘在新岗位还适应吗?’Shirley是个很注重他人感受的人,她总是在为别人考虑,我们也总能感受到她对每个人的关怀。”在和Shirley相处的一年多的时间里,付鑫玉倍感幸福,同时也更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我想成为一个像Shirley一样的人。”在亚马逊,付鑫玉收获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一个生活的榜样。
对于在亚马逊最初的四个月,付鑫玉直言“那段时间让我通过实习获得的幸福感达到了峰值。”然而就在“最幸福”的第四个月,付鑫玉却通过自己犯的一次错误,上了重要的一课。
端午节到来的前两天,付鑫玉决定筹备一个有趣的活动,号召员工分析端午节活动可以怎样体现出亚马逊的企业文化,她计划将员工的回复邮件收集整理后,挑选精彩内容展示给全员。但因为时间紧急并且活动事先得到了老板的初步认可,付鑫玉并没有将活动消息通知给所有部门的HR便将消息发布给了六千多名员工。初出茅庐的她,从没有想过这个处理方法会产生怎样严重的影响,事后却被Beryl的一番话所触动:“你在没有将这个活动的信息告知所有HR的情况下便将活动信息发布给全体员工,所以当员工向HR询问这个活动时HR便会因为不知道此事而不能给予回答。然而你是知道的,HR其实是一个很需要被信任的角色,这件小事便足以动摇员工对HR的信任,甚至会影响HR和业务部门之间的信任感……”“说实话,Beryl姐那天的话真的让我感受到了震撼……”早前在学校上专业课时,教授常和他们讲:HR要有商业思维,要有大局思想,“但是这是我第一次在职场上,真实地感受到,在公司你不仅仅是你自己,做一件小事,其实也要考虑得很周全。”
对于付鑫玉而言,这就是实习的魅力,总能让人在实践中学到课本学不到的知识,或是真正使知识从让人一知半解的“理论”变成深入灵魂的领悟。回顾自己即将结束的四年大学生活,付鑫玉谈到:“最符合我初衷的选择,就是走我自己的实习路,让我能在一次又一次的实习中体验野生生长的乐趣。”

Be
proactive
大三那年,付鑫玉再次为自己开拓了新道路,她的目光不仅仅聚集在了科研和实习领域,还有让人意想不到的WSP创业项目上。“WSP这个项目简单来说就是收集真实有趣的职场故事,然后通过广播的形式分享给大家。”
能够和WSP结缘,又要部分归功于PA。大三那年刚涉足PA,付鑫玉直觉自己对PA了解甚少,于是在LinkedIn上搜相关的人加好友。“我是个比较‘逗比’的人,很能说也很爱聊,只要加了人便问他‘我是个学生,可以采访你吗?’”当时,在她加的人当中就有WSP项目的创设人Carol。从最初简单地聊天交谈,再到后来进一步地互相了解,付鑫玉了解到了Carol创设的WSP项目,“我当时听了以后就觉得很酷很有趣,我就跟Carol说我也想加入!”为了了解PA而到LinkedIn上搜寻好友,进而结识WSP创始人,从对WSP一无所知再到加入它,这是段旁人看来有些奇妙的旅程。相比于“抓住机会”,付鑫玉更愿意“创造机会”。“我觉得我是一个‘proactive’的人。有一个词叫做active,它的意思是外边先发生一件事,你对它做出积极地反应,而proactive是这个事未到,你就先去找它,然后事再来找你,你再积极反应。我就是那种爱先找事的人。”
因为她的proactive,美妙的机会总会降临在付鑫玉的身上。“到现在我还在跟着Carol做WSP!后来我申请出国,身为斯坦福博士毕业生的Carol也帮了我很多忙。一个博士毕业生帮我申请博士,我觉得非常荣幸!”谈及这个“贵人”,付鑫玉轻快地语调中满含自豪和感激。
也许很多人在追求be active,但be proactive已经成为付鑫玉的习惯,或是一种生活的烙印。每一个被她创造出的机会,都会变成又一次的开拓。

结语
未来,付鑫玉将要在匹兹堡继续学习和研究人机交互,“说实话,今年决定接受匹兹堡的offer,我其实有些迷茫,感觉人生第一次有点‘失控’了,但我不会像原来一样强迫自己把所有事情都想得特别清楚了,反而让自己学会随遇而安。这种‘失控感’,其实是让我摆脱了世俗已经铺好的、前人已经走过的‘发展路径’,让我第一次在人生的丛林里,开始开辟一条属于我自己的路。尽管这条路上充满了未知和挑战。”
充实的四年生活接近尾声,再回首,付鑫玉在怀念之余亦有些许感慨。
“我刚入大学的时候非常自信,觉得自己特别好。然后越长大,知道的越多反而越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我会觉得有些自卑。有段时间我只有翻看自己的简历时才能获得些许安慰,想着‘其实我好像也没有那么糟糕。’。”
“我的人生里遇到了很多贵人,我很感激帮助过我的他们。骆南峰老师、管延军老师、王桢老师、李育辉老师、周文霞老师、Shirley姐、Beryl姐、Carol姐、男神、亲爱的室友们,都在不同的阶段给予了我莫大的支持。在这些人的帮助下我度过的每一个阶段,几乎都是life-changing points。”
诚然,生活难免会有一些迷茫,祝愿付鑫玉在随遇而安中,继续做一个野生的追梦人。
采访/文案:宣传部 刘佳悦
编辑:李思颖
审核: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