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9年04月15日
吴正元没忍住!与极品校花女友在教室……-继续阅读

吴正元没忍住!与极品校花女友在教室……-继续阅读

吴正元
(图片源自于网络,若遇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客服删除!)
校园护花高手
P市唯一的贵族学院的某教室内,乱哄哄的好像菜市场一般……
“不要这样了……我真的受够你了!我申请退学,你这个疯子!”突然教室内传来一阵敲打桌子以及歇斯底里的怒吼声。
纪天宇正低头翻看着课本,陡然一惊,随着众人的视线看去,前排坐着的一个男同学疯了一般的模样,站起身,怒声冲着他的同桌女声吼叫道。
楞了两秒钟,班内所有学生哄堂大笑!都知道这家伙的同桌是班级内出了名的小魔女,不但和社会上的一些势力混的很熟,而且最喜欢捉弄同学。不用想,这家伙肯定又被欺负了!
养小蛇塞进同学的衣服里,弄几只实验室的白老鼠放进同学的课桌,几乎班级内的同学大都被她整过。不过最悲惨的,还是眼前这个已经暴走的倒霉蛋了!
看着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的可怜蛋儿,纪天宇苦笑着揉了揉额头……摊上这么一个同桌,任谁都会抓狂的!
“哭什么哭,你是不是个男人!”秦雪不屑的歪头嘲讽着,拎起手中还在吱吱叫着的白老鼠,抖了抖手腕:“大男人还怕小动物,让你亲它一下怎么了?这可是一只母鼠……”
“疯子……我退学,我找老师去!”哭兮兮的模样,那男生慌乱的躲着秦雪手中的老鼠,跑了出去。
其他的同学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秦雪把那只小白鼠塞进书桌后,全都是一头雾水……
多少次了,这倒霉的家伙被小魔女整的不像人形,抗议,报告老师全都没用,这一次又跑去告状,老师能管的了么?批评教育几句之后,还不是被人欺负的更惨?
上课铃响了……
班主任老师阴沉着脸,带着那个倒霉蛋蒋云强走了进来!
“蒋云强,收拾你的东西!”班主任老师气呼呼的叉着腰,指着秦雪的同桌吩咐道!
“纪天宇,你过来坐!”班主任老师从班级内各个同学的脸上扫过后,在纪天宇这里停下,柔声说道!
靠,这什么情况?纪天宇瞠目结舌的瞪眼看着老师。这是要换人欺负啊!自己是转学生没错,自己没有显赫的身世,家里没钱也没错,可是……怎么就把自己安排到小魔女身边了呢!
纪天宇虽然成绩很烂,不过在班级内出了名的少言寡语!了解纪天宇的人都知道,他就是那种蔫坏的人!在老师眼里,纪天宇不惹事生非,上课注意听讲,绝对是个老实的学生!所以把纪天宇放在这个座位上!
无精打采的起身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而蒋云强却是欢天喜地的模样,收拾着课本。
“秦雪,你出来一下!”班主任老师沉着脸,摆手招呼道。
换好了座位,纪天宇一副上刑场的模样,无精打采的坐在蒋云强的座位上,和这个小魔女坐同桌,以后被整的哇哇惨叫的就是自己了么?
从普通学校转学来到这家学院才一个多月而已,要不是自己老爹和这家学院的董事曾经是战友,自己怎么也没办法进到这家贵族学院的。
从普通学校被开除,就是因为打架,惹事才离开的。在这里,自己要是被小魔女欺负,要不要反击?会不会再次被开除?
纪天宇脑中乱哄哄的,垮着脸,皱眉想着对策……
秦雪气呼呼的模样,寒着脸走了进来,看都没看纪天宇一眼,抬手冲着蒋云强的位置,恐吓的瞪眼指了指,用口型无声的恐吓道:“你给我等着……”
呵……还是个女混子,大姐大呢?纪天宇暗自琢磨道。
管她呢……只要别来招惹自己就行了!纪天宇暗自在心中嘟囔着。
看着老师气呼呼的扭身走了,程东几个死党呼的一下就围到了纪天宇的身边:“哎,天宇,这下好了,跟这个小魔女坐到一起,你就享受吧!要是有什么特别待遇,记得和哥们讲讲!”程东挤眉弄眼的笑着调侃道。
这程东,从小和纪天宇在胡同内玩耍长大,这次转学过来,程东算是纪天宇在这家贵族学院内最熟悉的朋友了!
纪天宇把脸一沉:“说什么呢……学习要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再说咱一个大男人,还能和小女生一般见识么?”
本来一句玩笑话,坐在纪天宇前面的学委董钰扭过头,深有感同的点着头:“纪天宇说的对,我们都是同学么!虽然纪天宇学习成绩不算太好,不过,人家肯努力!看看你们,一天天的就知道胡闹,纪天宇可比你们老实多了,不然老师也不会让他坐过来!”
“哟……忘了我们董大美女还在这儿,对不住,对不住……太激动了!”程东讪笑着连声说着,伸手一拉纪天宇的胳膊:“走,哥们,请你喝饮料去!”
纪天宇被几人连拉带扯的拽了出去!
“哎……天宇,这下子你小子行了,同桌是那个娘们,前面还是咱们的班花,你小子有福了啊!”程东一脸羡慕的说着!
“别胡说……我现在是全心全力的准备考学呢!对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不屑一顾!”纪天宇抿嘴笑着,煞有其事的说道!
“少装文人!就你那成绩,和哥几个有区别么?我们没学习,四十多分,你整天抱着书,不也是四十多分么!浪费时间,浪费青春!”程东抓起一罐可乐扔给纪天宇,翻着白眼嘟囔着!
“我家老头儿说了,考不上大学,就让我和他杀猪卖肉去!你觉得,是大学好,还是卖肉好!”纪天宇冷着脸,淡然说着!满脸的无奈!
“你家老爷子是想改变历史,知道么……就你家祖辈世代的土匪出身,还打算出来个秀才啊?干脆,毕业之后,劝你爸拎着杀猪刀,弄几杆老洋炮,继续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算了!”程东哈哈笑着打趣道!
纪天宇也是无奈的叹着气,没办法,即便是整天的苦学硬背,就是对课本里的东西领悟不强,有什么办法!已经够刻苦用功的了!本来转学过来都打算好好学习,考个好成绩让家里人放心的,可是,无奈学不进去啊!看样子,自己还真就不是这个读书的料。
“叹什么气啊!把握机会!身边的小魔女,那可是浪的不得了,你呀,嘴巴甜点儿,哄着点儿同桌,没准就爱上你了呢!到时候不但不欺负你,还让你亲,让你抱呢!”
几人闲扯笑闹着回了教室!
剩下的几节课,纪天宇身边的秦雪竟然看都没看他一眼,好像完全把纪天宇当成空气了一般!
看着纪天宇挠头做题的模样,秦雪再次不屑的狠狠翻了纪天宇一记白眼!
“别挠头了!头皮屑都飘我这边儿来了!真是……”秦雪尖刻的一拍桌子,不满的瞪着纪天宇!
纪天宇一愣,诧异的瞟了秦雪一眼!
“告诉你,别过线啊!”秦雪指着两人桌子间的三八线,冷声说道!
这是小学生上课呢?纪天宇无奈的连连翻着白眼!
“呆子似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整天抱着书死啃呢!迂腐!”秦雪不屑的嘟囔着,掏出手机鼓捣着!
纪天宇冷冷的瞟了她一眼,没理她!好男不和女斗!有什么了不起似的,不就是家里有两个破钱,外面认识几个混混么,看把你得瑟的!纪天宇愤愤的在心里嘟囔着。
中午放学,纪天宇从校外买了一份盒饭,两个茶叶蛋,拎着午饭回了教室,趴在桌子上一边吃着午饭,一边看着习题!
班级内的同学不多,看着纪天宇还是和平时一样,整天抱着书死啃的样子,都心里暗笑!
真是够执着的了!成绩都烂成那个样子了,还想着迎头赶上呢?
吃过午饭的同学接连的回到了教室,纪天宇扔到餐盒,刚回到座位上坐下来后,教室外呼啦一声,冲进来七八个其他班级的混混学生!手里拎着凳子腿,钢管,气势汹汹的冲进教室里!
“秦雪在哪儿坐!”站在最前面的男生粗声问着,一脸的凶狠模样!
几个坐在前排的同学都吓的一愣,没人说话,怯怯的缩着身子,傻傻的看着!
“看个毛,都滚出去!谁是秦雪的同桌!他妈的,敢欺负老子的女人!”板寸男恶狠狠的用钢管一砸身前的桌子,彭的一声巨响!
呼啦一声,男生女生都蜂拥的向外挤去!
看着这群被自己吓的这幅模样的学生,板寸男得意的咧嘴笑着,身后的几个兄弟也都是很得意的用板凳腿轻轻的敲着左手手心!
“哎……”板寸男一愣,视线停在了纪天宇的身上!这小子真胆大,竟然还他们坐在那,若无其事的喝着饮料,翻着课本……
“你……”板寸男用钢管指着坐在教室中间位置的纪天宇,怒目喝道!
班级内就剩下几个靠在窗边的女生,纪天宇一抬头,毫不在意的看着几人:“干嘛?”
“秦雪的同桌在哪?”
“我就是!”纪天宇一愣,歪头看了看秦雪前任同桌蒋云强的位置,霎时有些明白了!刚要无奈的解释两句,那板寸男顿时冒烟了!
“草……你就是啊!你挺牛B啊!你妈……”说着,板寸男一马当先的冲了上来!
“同学,别……别动手,你们是……”坐在纪天宇前面的董钰竟然挺身而出,拦住了板寸男几人!
“你起来,不关你的事……草你M的,小子,你是个男人你别躲在女生后面,老子今天不把你的屎打出来,我毛七白混了!玩我的女人!”板寸男凶神恶煞的叫嚣着,一个劲儿的用钢管指着纪天宇的鼻子喝骂着!
纪天宇无奈的起身,合上书后站了出来!看着董钰一脸急切的拦着几人,而几个混混学生或许是因为平时没机会和董钰接近,难得一显男子气概的机会,竟然越拦着,他们的气势越盛,接连的叫骂着!
真不想动手打架了……可是人家都欺负到头上了,谁还能忍!去TM的,开除就开除吧,反正学习成绩也不行!想到这里,纪天宇暗暗的用力一握拳,左右的歪了歪头。
“董钰你起来!”纪天宇冷声的说着,探手把董钰扯到了一边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上前一个垫步,猛然发难,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板寸男的肚子上!
“哎……”抡起钢管还没等往下砸呢,纪天宇闪电般出手,猛的一拳斜着架住板寸男的手腕,右手抡圆了,狠狠的一记耳光抽在了板寸男的脸上!
“你再骂!”纪天宇冷声喝问着,左手反手一扣,将板寸男的手腕抓住后,又是一记耳光!
一个,两个,三个!板寸男被打的一愣一愣的,或许是耳光扇的太狠,板寸男目光呆滞的一个劲儿的歪着头,惊恐的看着纪天宇!
饶是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面对自己这么多人,还手持着武器,这小子怎么就敢还手?
纪天宇大步的向前走着,手上麻利的一个耳光接一个顶着这七八人一直退到讲台前,而纪天宇的一顿耳光之下,板寸男的脸颊已经鼓起老高了!
“你是疯狗?”纪天宇咬牙切齿的喝问着。
没等纪天宇回头,身后的一个手持钢管的男生骤然偷袭……头也没回,纪天宇毫无征兆的一记侧踹,咚的一声,被一脚侧踹踹出老远,撞翻了一张课桌后,摔倒在地,爬不起来了!
“打出屎?”纪天宇再次凌厉出手,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屎呢?”纪天宇狠狠一脚踢在板寸男的肚子上,将夺在手里的钢管狠狠的砸向一旁的另一人!
后面几个同伙看着情况不妙,当下很没义气的扭头就撤了出去!平日里仗着人多,欺负欺负一般学生也就罢了,碰上这样一脚把人踹飞的角色,都蔫了,谁都不想被打。
被扇的晕头转向的板寸男还没等回神时,纪天宇抄起教室门旁的钢质脸盆,迎头就砸了下去!
哐当一声脆响,板寸男慌乱抱头!
“装黑社会呢你?”脸盆一下一下的狠狠敲在板寸男的额头,脸上,板寸男被砸的头晕目眩,扑通一声歪倒在地上!
纪天宇后撤助跑,如同点球一般,右脚狠狠的抽在板寸男的肚子上!
蜷缩在地上,如同一只丧家之犬,板寸男痛呼一声捂着肚子,直接被踢的滑出了教室门口,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后,才趴在地上停了下来!
哐当一声,纪天宇将手里的脸盆狠狠的砸在板寸男的身上,冷着脸走到他身前,一拽裤腿,蹲了下来!
“还骂人么?”“问你话呢!”纪天宇捏着板寸男的头,狠狠的往瓷砖地面上一磕,彭的一声!
“不骂,不骂了!”板寸男结巴着说道。身上,脸上,头上的剧痛让他看着纪天宇就有些胆怯……
“记得赔我们班一个脸盆!”纪天宇淡淡的说着!
“嗯……嗯……”
“你要找的人不是我!还有,以后别把眼睛放在头顶上看人……无故的张口骂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傻X!”纪天宇用手指狠狠的戳了两下板寸男的额头,起身回了教室!
“你……打架不好!你打人就更不对了!”董钰看纪天宇神色从容的坐下依然翻看课本的模样,迟疑了半晌,扭头对纪天宇说道!
纪天宇抬头爽朗一笑:“嗯,知道了!”
看纪天宇这么爽快的点头,很阳光的笑脸,董钰一时呐呐的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以后别去管这些事儿!老师都管不了,你搀和什么啊!看见人家打架,你躲远点儿,知道么?”纪天宇十指交叉,手肘靠在桌上,一本正经的对董钰说道!
“呃……”董钰一愣,大眼睛满是迷茫,忽闪忽闪的看着纪天宇,木讷的点了点头!
看着董钰这楞楞的模样,纪天宇呵呵一笑:“你复习吧!没事的!”
董钰扭身偷偷的吐了口气,眼珠左右转了转,抿着嘴低头翻看着课本,心跳的很快!不知道为什么,被纪天宇这种关切似的语气弄的有些慌乱……
几分钟后,董钰看似随意的侧了下身子,偷偷的看了一眼正在低头看书的纪天宇,脸上一热,慌乱的坐正身子!
程东几人听说纪天宇打人了,兴奋的好像磕了药一般,一阵风的冲进了教室!
“哎……天宇,再次发威了!你小子可是沉寂了三年多了!上高中你就没打过人了吧?”程东搓着手,一把拽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眼睛放光的看着纪天宇!
“去……别耽误我复习!”纪天宇轻笑着说着,翻了几人一记白眼儿!
“切,当土匪有什么不好,非打算上什么大学!你能考上么!死脑筋!”
纪天宇楞了两秒钟,无奈的叹了口气,歪头看着程东:“我不知道……够呛咯!”
“那还学个屁啊!走……掏鸟窝去!树林里又让咱们发现了一个鸟窝!那鸟崽儿还黄嘴儿呢……”程东一个劲儿的拉着纪天宇!
“你怎么就知道纪天宇考不上大学!”董钰一扭身,忿忿的看着程东,不服气的问道!
“呃……”程东愣愣的眨了半天眼睛,一时无言!
“我相信纪天宇!只要认真学,认真复习,怎么就可能考不上大学!别听他们的!自己不上进,还想拉着别人作伴!”董钰气嘟嘟的说着,瞟了纪天宇一眼!
两秒,三秒,四秒……教室内竟然一点儿声音都没有!都愕然的看着董钰!
平时董钰不多话,对其他同学的事情甚少关心,然而刚才董钰竟然为了纪天宇鸣不平?
“哼……”董钰脸腾的一下红了,慌忙扭过身子,用力的低着头……而一旁的纪天宇几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她连脖子后都一片晕红!
“走……”程东对着口型,一个劲儿的拉着纪天宇!
无奈的跟着几个死党出了教学楼,纪天宇一个劲儿的摇头:“我真的没干什么!我不知道!”
“你小子,偷偷下手啊!看见刚才董钰为你伸冤鸣屈时候的劲头儿了么?那简直是要撕了我啊!”
“哎……没看出来啊,才刚刚半上午的时间!情圣啊……”程东一个劲儿的打趣着纪天宇!
“行了……我和你们掏鸟去!别瞎说,人家董钰多好的小女生儿!学习那么好,人又漂亮,是咱们能惦记的么。”纪天宇一脸苦笑的说着,抬头看了看树杈上新垒起的鸟窝,双手一搂树干,两腿一撑,蹭蹭几下就蹿了上去!
这爬树的功夫打小纪天宇就练了出来,骑在树杈上,用手指捅了几下这几只小鸟,呵呵一笑:“要不算了吧!才两只,别祸害它们了!”
“拿下来,拿下来!玩两节课再还给它妈!”程东一个劲儿催促着!
无奈的捧起两只鸟崽,刚要下去的纪天宇猛然一愣!
编织鸟窝的草棍间,竟然有着一根儿天蓝色的透明钢笔,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的,在阳光照耀下,竟然轻微的蓝色光芒!
如同缓缓流淌着的清水一般,有些虚幻,飘渺般的感觉!
“来,接着!”纪天宇把两只鸟崽轻轻的俯身投到程东的手里后,好奇的伸手去抽拽那只钢笔!
鸟巢编织的很是精致,这蓝色的钢笔竟然被牢牢的卡死在其他树棍之间!
抠拽了半天,鸟窝散了,纪天宇才拽出这只鸟窝中的钢笔!
“哎……抠什么呢?鸟屎?”程东他们在树下笑着打趣问道!
“没事儿!”纪天宇吹了吹钢笔上的灰,从树上跳了下来!
“切……你拾破烂的啊,什么东西你都好奇!一只破钢笔!”程东不屑的瞟了一眼,并没在意!
灌上墨水没准能用呢!再说了,就算不能用,看起来也挺漂亮的嘛!纪天宇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在程东的身上蹭了蹭钢笔上面沾着的鸟粪!
“哎,你怎么不往自己身上擦!”程东慌忙跳开,不满的叫嚣着!
???后续未删减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高潮不断